分类
我们在路上

儿歌·应舞狮

狮子眼鼓鼓,擦菜子煮豆腐。

酒放热气烧,肉放烂些煮。

1902年正月,毛八岁时,春节于外婆家看舞狮,狮子恰巧舞到八岁的毛跟前。当地有狮子到跟前时需吟诗的规矩,毛即脱口而出此诗。

1893年出生在湖南韶山的毛幼年至私塾之前长时间在外祖唐家度过。从诗中也能看出毛家境在当时农村算比较富裕,过节酒肉菜一样也不少。毛小时候生活上确实没有什么困难,他家有20来亩地,雇有一个长工。他家的大米吃不完,他父亲能用多余的大米和生猪及高利贷生意扩田置业。但是毛的父亲毛顺生是一位传统的中国农村封建家长,勤劳、精明,对子女有极强的控制欲——他希望子女听话并按照他的规划走。所以独立、浪漫的毛从小就和父亲关系紧张。虽然幼年的毛在生活上没有吃过苦,但是在精神层面有着更高的渴望。

毛的母亲文七妹性格与毛父不同,毛母信佛,温厚而善良。如果说毛父对人是“亲者严,疏着宽”,毛母则是对所有人都纯朴宽容。在之后毛读私塾时,有一个孩子穷得带不起午饭,毛每次把自己的饭给他一半,毛母知道后,就每天给毛准备两份午饭。虽然幼年的毛经常联合母亲来“抵制”父亲,但应该说父母各自性格共同塑造着毛的性格的形成。

舞狮子、烧酒、煮肉,若忘了时代背景,倒像是一幅欢乐祥和的气氛。可就在前一年的1901年,十一国与清政府签订的辛丑条约,是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、主权丧失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。光赔款就达4.5亿两白银,平摊到每个中国人身上一两白银。这片祥和固然反映出中国普通百姓的坚韧与乐观,在另一方面,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时普通百姓与世局(清廷)的割裂、国民的普遍未觉醒与中国革命的战略纵深。

幼小的毛即便有着某种渴望,但此时他自己肯定也不知道渴望的是什么。但是小时候的农村经历,也必定影响着他的一生。

分类
我们在路上

前言

一直以来,很多人认识或评价历史及其人物,不免陷入以下几种误区:

一是历史虚无。总是不考虑历史条件的客观和局限性,而过分以当代的“超凡”的视角苛求或否定历史。

二是一叶障目。本没有什么重大的发现,或许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了什么野史、秘闻就如获至宝,好像如此就可以做开天辟地的新祖。

三是吹毛求疵。不了解人无完人的道理,对于历史与人民的英雄,找出一点不足就刻意贬低,对于历史与人民的罪人,找出一个亮点就无限拔高。

但凡对待历史有以上三点的,非“蠢”即“坏”。如果单单是“蠢”,倒也不足为惧,在有了正确的价值观、慢慢学会研究历史的方法之后,就自然能形成自己有价值的判断与思考。如果是“坏”,则更要引起我们的重视,这类人往往或沽名钓誉,或是甘愿要做带路党——汉奸、而否定我们的英雄与历史,使我们思想涣散无所适从,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。

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是受尽了宰割的。100来年这段依稀可以感知的历史,超过3500万中华儿女英灵不泯。1900年,总计不到5万人的八国联军能够在天朝上国的大清中心地带——北京横驱直入。1931年,有着全国最精良的武装部队不费一枪丢掉东三省。

中华民族近代以来也是扬眉吐气的。1945年,蹂躏中国长达14年之久、企图蛇吞象的日本军国主义被赶走,1953年,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在朝鲜境内击退百万“联合国军”。

我们不禁要问,同样的物质条件与同样的人民,是什么造成了如此不同的结果?

之前都说天朝上国地大物博,更有全世界最多的勤劳的4亿人民。对不起,在狼群看来,无组织无目标的所谓4亿人的财富,不过是待宰的4亿头羔羊而以。但是中国共产党把这4亿人组织发动起来,凝聚了这份磅礴力量。在中国历史上,从来没有统治者敢于如此广泛而彻底的发动底层群众。

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。

面对这样一段可以触摸的鲜活的历史,我们没有理由不认真思考学习。而作为中国近现代以来最伟大的人物之一,中国共产党与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,我们希望通过毛的诗词文章来感受其波澜壮阔的人生,来串起中国的苦难与奋斗史,细细品味其中的艰辛与辉煌。也在风起云涌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今天,思考着我们从哪里来,到哪儿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