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我们在路上

儿歌·应舞狮

狮子眼鼓鼓,擦菜子煮豆腐。

酒放热气烧,肉放烂些煮。

1902年正月,毛八岁时,春节于外婆家看舞狮,狮子恰巧舞到八岁的毛跟前。当地有狮子到跟前时需吟诗的规矩,毛即脱口而出此诗。

1893年出生在湖南韶山的毛幼年至私塾之前长时间在外祖唐家度过。从诗中也能看出毛家境在当时农村算比较富裕,过节酒肉菜一样也不少。毛小时候生活上确实没有什么困难,他家有20来亩地,雇有一个长工。他家的大米吃不完,他父亲能用多余的大米和生猪及高利贷生意扩田置业。但是毛的父亲毛顺生是一位传统的中国农村封建家长,勤劳、精明,对子女有极强的控制欲——他希望子女听话并按照他的规划走。所以独立、浪漫的毛从小就和父亲关系紧张。虽然幼年的毛在生活上没有吃过苦,但是在精神层面有着更高的渴望。

毛的母亲文七妹性格与毛父不同,毛母信佛,温厚而善良。如果说毛父对人是“亲者严,疏着宽”,毛母则是对所有人都纯朴宽容。在之后毛读私塾时,有一个孩子穷得带不起午饭,毛每次把自己的饭给他一半,毛母知道后,就每天给毛准备两份午饭。虽然幼年的毛经常联合母亲来“抵制”父亲,但应该说父母各自性格共同塑造着毛的性格的形成。

舞狮子、烧酒、煮肉,若忘了时代背景,倒像是一幅欢乐祥和的气氛。可就在前一年的1901年,十一国与清政府签订的辛丑条约,是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、主权丧失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。光赔款就达4.5亿两白银,平摊到每个中国人身上一两白银。这片祥和固然反映出中国普通百姓的坚韧与乐观,在另一方面,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时普通百姓与世局(清廷)的割裂、国民的普遍未觉醒与中国革命的战略纵深。

幼小的毛即便有着某种渴望,但此时他自己肯定也不知道渴望的是什么。但是小时候的农村经历,也必定影响着他的一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